双机护航,重庆241名医疗人员赴鄂支援
来源:双机护航,重庆241名医疗人员赴鄂支援发稿时间:2020-04-08 07:21:28


1月底至2月初,是武汉疫情最艰难的时段。邱琳玉告诉新京报记者,救护车出车率,达到每天16次至20次,接到的大多数都是新冠肺炎疑似病例。回想起那段经历,邱琳玉觉得心酸又想笑,“那时候心思都在抢救上。”

邱琳玉手持氧枕、救护箱奔跑。这张照片,被刊登上北京的公交站台。 受访者供图

记者拍下了邱琳玉冲上车前的照片,连同随车采访视频发到了网上。3月31日,有记者来岱山120站点回访,把照片发给了邱琳玉,“看了之后也没啥,当时就想着往外跑,怎么就被拍了呢?”邱琳玉笑着说。

邱琳玉最受不了的是大年初一那天,24小时接到了4例死亡病例,“我一直觉得,大年初一是个很吉利的日子,那天真的颠覆了我的认知。”这天,邱琳玉看到了死亡,也第一次感受到了疫情的残酷。

“大年初一八点半的时候,我接了一个电话,病人不到四十岁。”救护车赶过去的时候,病人留给她很深的印象,“她像抓住了救命稻草,一直说,你一定要给我想办法”,病人独自一人上了救护车。

什么叫把它们有效统筹起来了呢?最基本的标准是:中国的复工率达到世界上主要经济体的最高水平;中国不再发生疫情的较大规模暴发,零星的感染链出现在所难免,但每一个感染链都能够被及时掐灭,全国防控形势总体保持稳定。

然而“解封”武汉,防控就大撒把了,那等于是轻易放弃对之前成果的保持,任由隐藏的风险再次扩散,积聚力量。这肯定不可取。中国的国情给了我们积极防控的力量,欧美被迫半推半就地朝着“群体免疫”偏移。中国大大减少了生命损失,我们必须把自己的路走到底,对继续坚持防控决不能动摇。

“年前从菲律宾出发,结果新年时听说了国内疫情爆发的消息。”胡伟伟说,自此他们选择航线就开始选择途径低风险国家,例如泰国、印度等,直到4月5日抵达上海罗泾港区。

他们每日汇总辖区各港区靠泊船舶和船员的动态信息,进行综合研判并规定,境外来沪船舶在上海港靠泊作业期间,船员原则上不得下船登陆,特殊情况下必须登陆的,应在指定地点集中隔离14天。

首先,海关工作人员会登船对换班船员进行核酸检测,同时,港航公安民警向船代方了解船员交接换班的具体计划和时间,以便启动预案,开展防疫工作。